循环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循环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星砚如何走出深闺

发布时间:2020-03-03 11:16:24 阅读: 来源:循环泵厂家

关于非遗生产性的保护,多年来都是非常敏感且饱受争议的话题。相关专家及一些传承人认为,非遗并不仅仅是商品,以星子金星砚为例,它具有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如果金星砚走向市场或被量产,谁也不能保证它不会变味,长期发展下去,就只会砸了自己的招牌。

同时,也有观点认为,金星砚只有走向市场才能获得自救能力及传承能力,依靠市场经济的法则去寻求生存,这才是唯一的出路。

查看原图

宣传缺乏力度

有一千双手,就有一千种砚台,星子金星砚的传承,沉默、安详,从乡村到星子县城,金星砚技艺的传授依靠师徒之间口耳相传、心领神会,代代传承。

黄爱和是星子金星砚的传承人之一,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他认为身体是传承这门技艺的本钱,只有活着才能继续光大这项非遗,于是,他更加明白健康的意义。黄爱和有两名徒弟,虽然他们只有初中文化,但经过多年的磨砺均能独立完成金星砚的制作,年轻人最大的特点是创意来源广,可塑性高,只可惜这个职业来钱并不快,留人很难。

金星砚从时间上看,基本已经形成了品牌。民间相传,第一台金星砚是出自文豪陶渊明之手,北宋米芾《砚史》有星子青石砚记载。

不过,相比中国四大名砚而言,金星砚的广度、深度及知名度与其相距甚远。为何石质坚韧、细腻,温润萤洁,纹理慎密的金星砚会出现如此尴尬。当然,这与金星砚多年来从未能真正走出去有着一定关系。

后知后觉,金星砚近些年才意识到,要参加深圳每年举办一次的文博会,在与社会的接触中,虽然得到过好评,但是很可惜,一年一次的外出宣传很难让金星砚有更大的知名度,并且,宣传地点局限在深圳,这对金星砚的宣传而言并没有很大的力度。

类似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金星砚很少有机会涉足。除此之外,由于星子县没有相关的研究机构,金星砚很难找准自己的定位,以及把握住国内外的发展形势,时间一长,原本很具市场竞争潜力的非遗,在高手如林的市场竞争中,显得力不从心。

星子县是个旅游资源大县,倚山面水,真儒过化,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星罗棋布,相得益彰,特别是温泉度假区和东林大佛的建成大大提升、扩大了星子旅游形象,构成了完整而繁荣的旅游市场,每年来星子旅游的游客不下百万人。

然而,就在全国纷纷打着文化旅游节吸金揽银的时候,星子的砚台品鉴节迟迟没能出现在百万游客的眼中。

没有大师;没有出镜率;没有文化活动;没有研究机构;没有领军人物;没有政策倾斜;宣传缺乏主动性,星子金星砚在砚界久久未能惊艳登场。

混杂市场难扭转

发展文化产业,打造地域文化名片,关乎到一个地方文化的积淀能否得到有效彰显,能否将隐性优势变为显性优势。因此,一个地方的文化产业发展与否,往往是一个地方经济和文化是否发展的晴雨表,它的优势不仅体现在当下,更影响长远。

如今,在多数人看来网络是最廉价的宣传途径及营销渠道,然而,金星砚目前连属于自己的门户网站都没有建立,在网上检索金星砚三个字时,居然反馈出山东金星砚的相关信息。

山东金星砚无疑是对本地文化保护的嘲讽,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尴尬,原因是金星砚的制作一线出现了问题。

去过星子的朋友,肯定在旅游景点或是县城见过各种金星砚的销售门店,而金星砚基本给人留下两种印象,粗制滥造、价格太贵。

目前,金星砚在星子基本没有形成规模生产,大大小小作坊遍布全城。就算比较有口碑的作坊也不过一百多人,并且,这一百多人里没有大师级人物。换句话说,这一百多人基本都是些四十岁左右的工匠,并且,这些工匠的文化水平并不高。

当然,人并非一尘不变,工匠也可以变成大师,但实际上,金星砚的生产制造已经沦为体力劳动,这种苦活儿、脏活儿且经济效益不好的行业,成为文化水平不高,年纪偏大,就业不顺人群的集中营。对于那些拥有一定文化基础或是接受过艺术教育的大学生而言,他们基本不会考虑前来就业。

师徒口耳相传,心领神会的传统方式在市场面前很难凸显效率,若指望工匠们世代沿袭,最终只会令非遗技艺淡出社会。没有相关培训机构或职业技术的认定机构,从业人员缺乏以及储备人员断层等问题同样困扰着金星砚的规模发展,再加上金星砚与社会的互动缺少,职业技术学校也很难提供实用型人才,长期以往,没有本土精英的出现,没有领军人物的登场,金星砚暂时只能停留在小打小闹的尴尬境地。

除此之外,星子县青石开采现象严重,一些珍稀资源充任普通石材抵作民用,浪费严重,一些珍贵的青石被大量开采,价值却无法得到合理体现,售价也几乎等同于普通石材,经过长期恶性循环,金星砚逐渐丧失与中国四大名砚叫板的底气。

地方精粹沦小众

活在今天,物价上涨,房价太高,生存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大部分人迫于物质及生存的压力,变得急功近利。社会上如春笋般的文化课补习班,英语培训班,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轰炸我们的眼球。出国、移民、外企、高薪,手里的证书越多,就业就越有优势。

相反,书法培训班却只能在社会上苟延残喘,这究竟是谁的悲哀。关于时间,我们需要高效利用,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们要房子、要车子、要享受,书法与很多传统艺术变得边缘化,甚至是没有用处。

金星砚随着书法潮汐的退去,沉到海底。有人说,这是形势发生了变化,墨类产品多样、多元、方便、快捷,就连职业书法家都不研墨了,这叫砚台怎能活得下去。

实际上,非遗在现代社会不仅仅是文化的传承,更是旅游与经济的促进,一些省市已经尝到了甜头,例如山西汾酒集团、东湖老陈醋工业旅游区,晋商文化的各类博物馆等,还有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为品牌的文化节会如山东潍坊风筝节、胶州秧歌节。市场在保护当地文化遗产的同时,也促进了当地文化、旅游、经济的发展。

当人们认为金星砚要被时代淡忘的时候,其实,它也在发生变化,例如,砚台的赏玩、收藏、艺术、馈赠等方面都有极具潜在的价值。

全国多地开始组建文化旅游景观园区的时候,星子是不是也应该搭上文化复兴的快车,规划设计出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金星砚文化产业园。星子优质的旅游资源岂是泡泡澡就完事了,温泉景区附近是不是也可以规划建设集砚雕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砚雕景观街。

星子县的旅游资源并不逊色于婺源大畈,金星砚更是潜力无限,然而,婺源在短短时间内却建起了砚雕景观街,无形中这给婺源的旅游景区服务功能增添了新的补充。很可惜,星子县横塘镇作为中国金星砚原产地却只能望穿双眼。

九江市文化馆副馆长高平告诉记者,非遗传承人每年可以得到国家一万元的补助。然而,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保护非遗的着力点是不是该放在复活与其再生能力上。

时至今日,星子金星砚和很多非遗一样渐渐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以至于,它们需要社会出资保护,毕竟,它们最大的价值在于保持文化的多样性,而不是货币的价值。

(■本刊记者 杨军)

北京减肥塑型美容

瘦脸美容门诊